资讯中心/Information
故事万乘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故事万乘

中庸之道

发表日期:2022.03.24

——从俄乌战争说开去

俄乌战争激战正酣,远在千里之外的中国民间舆论场也似没有硝烟的战场,理性的激辩者有之,恼羞而谩骂者有之,一时之间微博微信抖音微视好不热闹!

其实,有争执无非就是所占立场不同、看问题的角度不一样而已。

当然,也有很多不关心政治时事的人群,比如我岳母,老人家只关心家里人的平安健康、温饱悲喜,如不小心看到了战争的残酷景象,无非就是一句“阿弥陀佛”,对为何人类有此罪恶行为不能理解。这是一群纯粹的善良纯朴之人,他们不会伤害别人,往往也想象不出坏人有多坏、恶人有多恶,除非自身和家人受到伤害,或者自己国家受到莫大侵犯影响到自己的生活,否则对于任何政治的、军事的事件都不会太过关注,基本上不会有任何政治倾向。从她们这些人口里说出的“反战、和平”才真的是发自人性本性的声音!

而对于俄乌交战双方国的民众来说,有任何对立情绪都是可以理解的,毕竟于当事人而言,可能真是家仇国恨、不共戴天!

倒是有一种人,总是站在上帝视角看待问题,他们说自己没有立场,只是凭人性看待问题,于是对俄乌战争的爆发,一上来就高呼“正义、文明、和平”云云,这些放之四海皆准的大道理,咋一看,你还真的挑不出毛病!但仔细想想,这些人平时很喜欢评论国家的、国际的大事,他们并非像我岳母那样的纯朴善良的“无知”小草民,反而大多是高知精英之流。他们总是在一些具体时事上凭空喊出一些“箴言哲理”,总让人觉得他们一点错都没有,但他们有意无意地不提一件政治的军事的大事件背后复杂的背景和原因,总是跳出来把事情直接分出黑与白,他们看似单纯善良的像一张白纸,实际上,如果我说,你们要和平反对战争,那就一边谴责俄罗斯,一边呼吁乌克兰直接投降不就完了吗?这样战争极大可能就结束了,多好!但他们一定会说:俄罗斯是侵略者,是非正义发动战争,是人类文明的倒退,乌克兰当然要反抗啊,我们呼吁和平可我们不是投降派呀!哦,你们还知道有这个因果逻辑关系呀,北约东扩,乌克兰甘当马前卒,俄罗斯觉得受到了极大威胁,多次呼吁警告无效,不得不先发制人,若按前述因果逻辑,是不是也可以被看做是一种正当防卫呢?所以,这部分人其实最虚伪,有立场也不敢表明,但为了显示自己的道德人性比别人高,在什么事上都飙出一堆大道理。你信不信,这类人在生活里大多数是那些很自我的人,没有关系到自己切身利益的时候比谁都显得洁身自好、时时把自己置于道德制高点,一边说“只在乎小民的尊严,不在乎大国的崛起”,一边享受着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红利。

    热切关注时事政治,讨论俄乌战争,凡是有点头脑的,都会有自己立场的。既然有立场,就会辩论,甚至争执。道理本来是越辩越明的,然而,当一个人的立场,或者按照有些高知精英们说得牛逼一点,叫“价值观”,分歧很大或者对立的时候,就会出现“排队”现象,一个站在俄罗斯一方,一个站在乌克兰及美欧一方,而这时候,讲道理、摆逻辑几乎就是“瞎子点灯白费蜡”,因为,这个时候,“讲道理、客观上”的标准都不一样了,讲“正义文明”,什么叫“正义文明”都界定不了。

所以,做为第三方,但凡一边倒的只能自己发声不许别人讲话(即使客观讲述已经发生的事实也会被政治正确驳斥)、制裁所有与对方有关的事和物,甚至撒谎撂屁的污蔑对方,一定是已经走上了一个极端,这个时候你还在排队追随,你的思想观点一定也会跟着陷入极端,看问题的切入点、语言表达都会逐渐片面偏激。  

一个人一旦片面偏激,凡事就会先入为主。他的行为通常有五个特点:一是把复杂问题简单化、碎片化,把复杂的整件事情剪切成一段段,把有利于自己的因素保留,把不利因素删除,每一段里己方是圣人,对方是恶魔;二是混淆概念,同样的事情同样的做法,通过事物两面性的解读,自己做的就是正义文明的,对方做的一定是混账王八蛋;第三就是把可以共容的、可以多项选择的问题对立矛盾化,使之成为只有二选一的标准答案,比如美国逼迫威胁中国选边站;第四则是明显的“双标”,马列主义对别人,自由主义对自己,当然,这方面最驰名的绝对是灯塔国的standard;,第五,也是最明显的(大家可以观察一下你身边的和朋友圈的人群),他们经常性地偏执于发送某一个所谓“价值观”的信息,而且基本全是这个价值观的光鲜面。而于对立方的阴暗面,又会执着地不断放大、批判,直至全盘否定;于对方的“好”,则几乎不提,提到了也要找点由头故作善意的提点“建议”,有时,人家的好事也要被他从反面质疑出一些阴谋来。

最搞笑又让人恶心的是,以上特点在后来被事实打脸后,从不见他们反思或有一丝歉意,然后像肌肉记忆一样继续重复他们的表演。

因着这份极端,网络上于是出现了极力拥护俄罗斯动武的“鹅粉”(网络用语),与之对立的当然就是“黑俄”的“美狗与公知”(网络用语),当然这中间也有一个灰色地带的人群,就是上述的好像没有立场的虚伪者,他们不愿承认或者不愿人们说他们亲美欧,但事实上,他们已经受到了美欧在软实力上巨大优势所带来的影响,并几乎接受了美欧国家的“普世价值观”,以及“自由民主”之类的意识流。他们不过是用一些看似没有政治主张的“和平演变”一样的方式在影响别人而已。

其实,对于这些极端的观点,只要有比较强的逻辑思维和丰富的知识和信息就能很容易质疑或是驳倒他们说的那些片面之言。

比如,“鹅粉”完全拥护俄罗斯动武。中国的老祖宗老早就说过“上兵伐谋,其次伐交”,最次的招数才是动武攻城,俄罗斯这些年一直被北约打压,又被一心想加入北约而又被美国当马弁使的“小混混”乌克兰撩拨,终于没忍住,学习美国及其盟友无视国际法的做法,你做初一我做十五,直接实施“家法”出手教训起乌克兰。大家想,那些到处碰瓷儿的无赖,就是不断骚扰你,让你忍不住揍他一顿,然后博同情,赚个医药费,骗个捐助也有可能,但派出所可是会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法》判打人者有罪,毕竟你确实伤人了嘛。所以俄罗斯现在伤人一千自损一千的做法,除了当代的俄罗斯老百姓确实要过一段苦日子,其国力和国际关系将在未来较长时间里受到极大削弱和更加孤立。当然,如果俄罗斯达到了让乌克兰甚至国际社会承认克里米亚主权,以及乌东地区的独立,由此阻止了北约未来若干年的东扩,那当代俄罗斯人民吃些苦也算值了,未来的俄罗斯老百姓在幸福之余,或许要把普京做为俄罗斯历史上最伟大的领导人之一看待。但毕竟丰满的理想能否在现实中仍然丰腴尚未可知。所以,俄罗斯先发制人的军事行动可以理解,但是否是最佳选择,谁知道呢?值得你去鼓吹吗?

而另一边的片面之词,我试着一一质疑一下,欢迎大家来辩。

比如,乌克兰是主权国家,有权决定自己是否加入北约。是啊,你在家里唱歌是你的自由,但半夜里的高分贝,纵使你唱的像赞美诗一样美,你隔壁的老王还是会敲你家的门让你小声点,这时候,你不服,那就看谁厉害了,你牛逼干掉他,可以继续回屋唱你的歌,要不然呢?凭实力说话呗!如果这样的小事还不够比喻贴切,那么1962年,做为独立主权国家的古巴想放几颗苏联原子弹玩玩儿,美国人咋还急眼了呢?所以,邻里关系也好,国际关系也罢,要和睦还是要按中国外交部经常说的“行使保护自己国家权益的时候不要损害第三国的利益”的原则来维系,要不然,南朝鲜要放美国佬的“萨德”时,我们为何要严重抗议和极力反对呢?你不照顾我情绪,那我放几套东风快递到三八线上,美日韩会不会叽歪上火?

再比如,关于中国网友的调侃乌克兰美女的段子——这样的行为肯定是不对的。网络上杂音多的很,偏偏就有人吃饱撑得把中文段子翻译给乌克兰老百姓?我们同情战争下的乌克兰普通民众怎么没人告诉他们?其实,想想就知道,这是哪些媒体在挑拨离间,中国少数网友的调侃比欧洲白人给乌克兰起的“欧洲子宫”的名字更恶毒吗?乌克兰人怎么就开始歧视中国人了?而那几个在网络上呼吁的所谓“中国留学生”,你们的遭遇在战乱中常遇到的事情真的是针对中国人的歧视吗?那些威胁你们的人真的是普通的乌克兰老百姓吗?倘若整个乌克兰人民和政府这时候歧视做为联合国五常之一的中国人,那还有头脑吗?站在国际舆论制高点的美欧媒体一贯恶毒如此,你跟着喊你就是帮凶!

再再比如,随着美欧对俄罗斯的严厉批评和制裁,加之联合国大多数国家的表态,让很多黑俄粉们认为“国际主流社会”对俄罗斯的谴责就是“得道多助,失道寡助”,那如果说校园里的霸凌是一群人对一个孩子的欺侮时,这该怎么解释呢?其实,霸凌行为往往是有一个领头的人先对被霸凌者语言侮辱,这个领头人往往又是有权势、又多金的来头,他只需微微一撺掇,其他人跟着一起行动就好了,而跟随的人大多也是跟着瞎起哄,随着从众心理作用,越发觉得被霸凌者面目可憎,行为可恶,必须置之死地而后快!结果有一天,被霸凌者被逼急了,开始反攻了,这些人立马就怂了。但是北约威胁到了俄罗斯安全了,俄罗斯干嘛只针对乌克兰呢? 除了曾经的历史原因,现实就是,一个想突破包围圈的被围攻者,肯定是先干倒包围圈最近最弱的那个啊,俄罗斯就是赌打掉最弱鸡的乌克兰,其他人都不敢上,结果从目前看,俄罗斯赌对了!

又比如,有人称赞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是英雄,带领乌克兰人民抵抗俄罗斯入侵,继而歌颂乌总统对得起73%的当选总统的得票率。对于这样脑回路清奇的马屁,我几乎无语了。难道造成乌克兰今日之局面的总统不是同一个泽连斯基吗?一个政府团队不是把全国人民的安全放在首位,而是明知会有极大风险还要极力完全倒向西方,陷国家入万劫不复之地,出现危机了又慷慨激昂、誓死不渝(泽连斯基的台词功底、演讲水平确实不错!),他们到底代表的是谁的利益?然而,居然有人就赞颂了,如果这人是乌克兰人还好点,但第三方的赞颂,这得有多么平滑的大脑表层才能想到?不错,做为演员出身的里根总统虽然在好莱坞不得志,但在政治上的成功无疑是巨大的、不可否认的,但个例不会成为定律,一个成功的演员未必能当好总统就在乌克兰上演。当然,你可以说泽连斯基有不得已的苦衷,甚至或许就是一个傀儡,因为美欧的套路太深,背后的政治势力或者大财阀决定了乌克兰的政治走向,那么甘于做一个玩偶却总是表现出英雄气概的人,那确实是一个又当又立、演技精湛的欢乐喜剧人!

还比如,有人在现在的态势下,提醒国人“俄罗斯侵略成性,历史上是侵占中国最多国土的国家”,因此俄罗斯不可信任,中国不该在此时支持帮助俄罗斯,甚至应该趁势夺回曾经的国土。呵呵,这要么是智障,要么就是有意随美欧舞动的离间中俄关系的坏种。因为他们向往的“民主国家”说过的话虽然他们有意忘掉,但我们记住了这句“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的经典语录。中国人曾经就是太实在太重情,所以郑成功大老远跑出去给人家送好东西送好吃的,就是没有建立殖民地;也是因为太实在,让越南人拿着我们制造的枪炮、吃着我们支援的粮食侵犯我们!但现在我们“吃一堑,长一智”,看到了把英国人赶出美洲大陆的美国跟大不列颠延续的表亲关系,看到了被美国原子弹爆捶然后号称臣服于“强者”(感觉好贱啊)的日本跟老美成了盟国,看到了澳洲大陆流放犯的后代现在认祖归宗……,白种人这样为利益而无所不用其极的例子实在太TM多了。我们怎能忘记历史?我们深知东斯拉夫人侵略扩张的本性,更知道盎撒人绝非“学习雷锋”的好榜样,还有纳粹和军国主义……所以,我们知道什么时候该利用什么势能,不需要煞笔在这一时刻的操心和提醒。

最后一个最重磅的“栗子”,就是很多人打着“文明正义”的大旗在反对俄罗斯的“侵略”行为。那么,战争的“文明、正义”该如何界定呢?如果说,俄罗斯从法理上,在没有联合国授权的情况下违反国际法发起对一个主权国家的战争是非正义的,那么美国及其同伙对伊拉克、利比亚、阿富汗、南联盟发起的战争呢?按违反国际法发动战争就是非正义的原则,谴责俄罗斯这次发起的战争时,是否也要定性一下美国及其盟友这些年打的仗呢?所以,一场战争的性质往往除了法理原则,就是因为政治立场所需而定义了。我想,现在的主流社会应该有一个共识,那就是,二战时期反法西斯反军国主义的统一战线发起的战争是正义的。有人如果否定这场战争的正义性,恐怕美欧第一个就跳出来不干了。所以,研究一场战争,首先要看看战争背后的复杂的原因,不能一概而论,一下子分出是非曲直、黑白分明。那些一上来就高喊正义文明的,一定是早已站定立场先入为主的人。好吧,你高喊正义文明,那就看看乌克兰“挨揍”是不是无辜的:只要多看看资料、多看看新闻,就知道这场战争几乎无法定性俄罗斯和乌克兰谁是正面谁是反面,除了乌克兰甘愿被美欧当做马前卒实现美欧达到肢解俄罗斯的狼子野心外,从二战反法西斯正义的角度来说,乌克兰从上到下的纵容纳粹、支持亚速营,否定二战历史,拥护纳粹罪犯做英雄,如此事实下,包括日本光明正大的军国主义思想和行为,美西方视而不见,到底是维护正义还是维护自身利益不言而明!俄罗斯现在要铲除乌克兰纳粹以及在乌东地区制造种族灭绝的民族主义者,有错吗?非正义吗?文明正义难道只能由强盗来定义吗?

说到底,具体到俄乌战争这件事上就是一场政治谋划下的剧烈军事冲突,冲突当事者以及第三方的态度都是某些政治利益集团的具体表现,在政治上跟着政客讲“文明正义”,要么是犯了可笑的政治上的幼稚病,要么就是戴着自由女神假面具而行强盗之实的帮凶!

“鹅粉”无条件支持俄罗斯固然不对,但跟着美欧政治正确走的黑俄粉们也别把自己包装的多么圣母!

实实在在地说,俄乌冲突发生以来,做为第三方,我国政府的立场和做法是十分中立而明确的。美西方逼着我们表态站队,黑俄粉们在舆论上的推波助澜,都不是符合我们利益最大化的做法。因为简单地说,俄乌之战客观上减轻了美欧在亚太地区对中国的围堵压力,打击了“台独”分子的嚣张气焰,爆露出了美国在全球研制“生物武器”的底裤,给北约及其盟友一个严厉警告,更大的意义还在于,这次俄罗斯的军事行动可能会打破以美西方为主的“白人至上、美国优先”的国际秩序,即使没有实质性的变化,至少动摇了这个秩序的基础。这对我国未来的战略发展极其重要。另一个方面,在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做为俄罗斯背靠背的战略伙伴,我们不可能站在美欧角度反对俄罗斯,当然中俄这种关系何尝不是美欧“促成”的?但我们与乌克兰的关系也不是敌对的,甚至比很多欧洲国家关系还要好,因此,我们也不可能无条件支持俄罗斯,更不可能援助俄罗斯武器和其他军事装备。

持中守衡,不倒向对立的任一方,保持各方力量平衡,这就是中国的立场。

我始终认为,支配我们这种立场的思想来自于中华文明最古老的智慧之一——“中庸之道”!

很多人把“中庸之道”理解为没有立场、和稀泥、墙头草,不得罪人,如果非要这样理解,那就是在侮辱你我祖先的聪明才智。我以为,所谓“中”就是站在事物的本质中心,这个中心是一个几何中心,可以看到事物的上下左右、前前后后;“庸”,为使用之意。就是说,看问题要站在尽量中间的位置,多维度、多方面的了解和认识,然后再使之为我所用。既为“中庸”,就不会偏颇至失去中心平衡的地步,也就不会走到一个极端,太极则生变,要么毁灭消散,要么重组重生。而我们之所以叫“中国”,就是始终把自己摆在一个可以了解多方面因素的中间位置,再做出最终的结论,进行下一步的行动。中华五千年的历史,不就是不走极端才延续下来的吗?

就俄乌战争来说,中国不可能完全站在某一方面,因为我们是第三方,是中立国。如果说“立场”,我们只遵从有利于本国利益的立场。中国主张的和平谈判,不仅是俄乌之间的事,更是俄罗斯与美国北约的谈判,毕竟俄乌战争的实质是俄罗斯与美欧、北约的冲突,所以要从根本上解决俄乌之争,需要美西方做出让俄罗斯信任并放心的承诺。也因此,做为中国普通民众,我们的观点和决心就应该体现在与国家意志一致上,我们不应该追随美欧的脚步,所以某些“公知和美狗”在国内也只能枉自聒噪,在中国主流意识的声音里发出一丝杂音而已。而鹅粉说俄乌之战,就是俄罗斯的“抗美援朝”,虽然从“保家卫国”的角度值得我们共情,但我们除了在国家立场上是正义的,在法理上一是联合国军确实侵犯了我国国土和主权,二是我们是被当事国邀请去参战的,三是联合国军虽然有联合国的授权,但中华人民共和国那时尚未加入联合国,不需遵守那些法律规定,所以法理上我们也没错,而且最重要的是“抗美援朝”获得了国内民众的绝对支持!这一点,俄罗斯在乌克兰的“特别军事行动”没法与我们的立国之战相比。

我还觉得,中庸之道的“守衡”,不走极端的哲理还包括“和谐共存、容纳而不勉强”。五千年中华文明不断,就是能容纳各种思潮和文化,匈奴骚扰、五胡乱华、元清建朝,不过最后都是溶于中华文明之中,丰富了中华文化。反观美西方的价值观,美名其曰“普世”价值观,我始终不能理解,全球思想意识多样性共存本是大自然的规律,怎么他们的就成了“普世”的了呢?关键是你不接受的话,就会被颠覆、被干掉,也因此,他们在同样不容其他异教徒存在的中东打了几十年而不得其终。而公知们常常说“有信仰的人”怎么怎么有良知、讲文明,美西方及其盟友的信仰是什么?耶稣、圣母玛利亚还是真主的箴言?一个虚无的人造的神的旨意怎么理解都可以,人神共愤的伊斯兰国这样的恐怖分子集团还是有信仰的呢,所以,美西方不会因你的价值观和信仰与之相同就容纳你,而是看你是否顺从他的管理而决定你的存亡,价值观和信仰不过是他们联手干掉你的借口和理由!也因此,在绝对的利益面前,价值观和信仰狗屁都不是!但我们中国人,除了共产党员的政治信仰,华夏儿女骨子里的“家国天下、天下为公”的情怀不比那些宗教信仰更有人情味更接地气吗?仅仅一个“扶贫工程”纵观历史、横看当代,哪个国家哪个民族做到了?没有所谓的普世价值观我们照样基本完成了我们全民脱贫的目标!中华文明想的是“美美与共”,“大家好,才是真的好”,美西方的信仰和价值观从十字军东征那会就决定了:顺我者做马仔,逆我者,干掉你我更好!

其实,中庸之道的智慧适用于世界上任何国家和民族,如果乌克兰懂得使用,它就不会偏执于完全倒向美欧方,也不会有今日之局面。当然,政客们可不是真的为了乌克兰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着想,而是为其代表的利益集团服务的(美国的大资本就是最大受益者),继而走上极端之路时,被别人臭扁一顿,居然还觍着脸喊“反对侵略”。同样的,暗自挑拨撩阴火的美欧在喊“正义和平文明”时是在为乌克兰人民发声吗?我们同情每一个遭受战争之苦的普通百姓,但现在的乌克兰政府是乌克兰大多数民众选出来的,更是无视甚至参与了“纳粹”行动及其流毒的死灰复燃,有意识地毁灭二战的胜利成果和历史记忆,从这个意义上看,他们遭受的苦难是否真的是无辜的呢?如果美西方不同意这个观点,那么,死于原子弹之下的广岛日本人是不是被美国人杀害的?泽连斯基做为一个犹太人,看着并纵容二战时杀害了600万犹太人的纳粹思潮泛滥、纳粹武装扩张,算不算数典忘祖?所以,任何一个个体出现的惨状都值得我们同情,值得我们呐喊一声“要和平,不要战争”,但历史大势下,泥石俱下,做为其中一员,沙尘一样的个体无力挽狂澜,只能随波逐流,惨相与痛苦成为宿命!等待别人的同情,等待别人实践曾经空喊的承诺,通通都不如自强自立来的好!(写到这儿,好希望台湾同胞好好想想!)到头来,无论俄乌战争的结局如何,乌克兰都是最大输家,乌克兰人民最遭殃;而如果俄罗斯懂得使用中庸之道,从苏联解体到现在被逼采取“特别军事行动”,还会有因从一个极端走到另一个极端而产生的反作用力结果吗?

战争的始作俑者为获得更多利益,一边高举正义文明的大旗呐喊,一边暗地里拱火希望战争不要停止,而你跟着人家屁股后面一起摇旗呐喊,你觉得你算什么?

我觉得,时至今日今世,我们中国人应该有文化自信。中华文明连绵五千年不断,西方现代资本主义思想才多少年?工业革命固然让美西方社会在二百年里领先于我们,但历史长河里,我们只是正好看到了眼前的短暂一瞥。当美西方的文明在达到巅峰之后,如果不根本改变自己的劣根性,一定会转入下坡通道,直至跌入谷底,或许需要再来一次“文艺复兴”,使自己重生。而美国现在的霸权思维和种族意识只会加速现代美西方思想文化的没落!

“风物长宜放眼量”,有着厚重历史沉淀的中华文明以及智慧不断进步的中国人让我笃信:我们的后代一定会看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高光时刻!

倒是美西方真得该多学学儒家文化圈的真知哲理。你看东盟各国,尤其是新加坡,一个中立小国如此风生水起、如鱼得水。即使东亚强国日、韩紧随美国,也会尽量避免走极端,对自己有好处的方面,表面上凶狠地吠几声,跟中国来个政冷经热,私下里就闷声发大财。我们做为中庸之道思想的源头,心里当然清楚:有钱嘛,大家一起赚,没到份儿上,何必翻脸?!


集团总裁室 刘润东

                              2022319日于深圳居家时


来源: 集团总裁室 刘润东